您当前的位置 :烟台文艺网 > 文艺作品 > 小说散文 正文

韩勋德:我读沈从文的《湘行散记》

2018-07-13 10:03 胶东在线

  在我刚开始写作散文的时候,因平常看书不多,因此想去买一些散文名家的著作来充实一下自己,说白了也就是给自己临时充充电,也叫临时抱佛脚。虽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自己对文学方面的饥渴,但总比不去充电要好一些,因为多读书,多读些名著,总会对自己以后的文学路有一定的帮助。苦于自己对名著这方面的肤浅认识,因此前去请教了《胶东文学》杂志社的主编——卢万成先生。卢主编建议我多去读读朱自清的《背影》《荷塘月色》和沈从文的《湘行散记》等,说对我以后写作散文会有很大的帮助。

  当我读了沈从文的《湘行散记》后,我就被深深地吸引了,并几乎一口气将它读完。《湘行散记》是沈从文先生一部游记性质的散文力作。一九三四年初,沈从文从北平冒着严寒回乡探母。乘车抵达湖南桃园后,即租了一条小船逆流而上,经过十多天舟行,回到家乡——湘西凤凰,他根据船上的所见所闻和少年时代的回忆,写出了《湘行散记》,用清新优美的文字展示出沅水两岸秀丽的风光和湘西淳朴的民俗人情。

  《湘行散记》是以沅水中下游为背景的散文,因为沅水中下游是构成湘西文化的主体,这部散记可以说是对整个湘西文化的真实感受的记录,这部散文集运用游记、散文、小说三种文体相结合的方式,将写人、写景和叙事巧妙融合。《湘行散记》以平实的语调,娓娓向人们叙述湘西的人事变动,真切而又自然,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是一幅真实的人生景象。在《桃园与沅州》中描写桃园的景色和乡下人的憨厚时写道:“有桃花夹岸,芳草鲜美。远客来到,乡下人就杀鸡温酒,表示欢迎。乡下人皆避秦隐居的遗民,不知有汉朝,更无论魏晋了。”这里的人们,仿佛真的是生活在世外桃源之中,竟然都不知道有啥朝代会对自己产生影响,感到自己就是这里的主宰。

  桃园虽然是一片歌舞升平景象,但也不泛有藏垢纳污的地方:“另外还有个叫‘后江’的地方,住下无数公私不分的妓女,很认真地经营她们的职业。有些人家在一个菜园平房里,有些却又住在船上,地方虽脏一点到富有诗意。这些妇女使用她们的下体,安慰军政各界,且征服了往还沅水流域的烟贩、木商、船主,以及种种因公出差的过路人。挖空了每个顾客的钱包,维持许多人生活,促进地方的繁荣。”同时作者又以大量篇幅叙说沅江流域的水手和吊脚楼上妓女的人生现状,他们社会地位低下,经济收入微薄。有经验的水手,每天只有八分钱,而小伙计每天只有一分二厘,但他们工作的艰苦难以想象,生死更无从预料,“老了躺在空船里或太阳底下死掉,一生也算完事。”妓女们的生活更加悲惨,她们一生承欢卖笑,其收入有些一次可得洋钱二三十,有时一夜只得一块几毛,有病不算一回事,即使病重,只要坚持下去,总不会坐下来吃白饭,《湘行散记》真实地道出了湘西人们在生活上受到的残酷压榨,及其在贫困和死亡线上的凄惨挣扎。

  在描写那些水手们与激流险滩搏斗时,那更是让人悲泣:“正当我那只小船上完第一滩时,却见一只大船,正搁浅在滩头激流里,只见一个水手,赤裸着全身向水中跳去,想在水中用肩膀之力使船只活动,可是人一下水后,就即可为激流带走了。在浪声咆哮里尚听到岸上人沿岸追喊着,水中那一个大约也回答着一些遗嘱之类,过一会儿,人就不见了。这个滩共有九段。这件事从船上人看来,可太平常了。”

  沈从文的《湘行散记》是小说家的散文,在具体作品中融进了小说的细节描写,同时将叙事、写景、写人三者融合于一体,突出了散文的小说化特点。《一个多情水手与一个多情妇人》中有这样的描写:“他刚走到自己那只小船边,就快乐地唱起来了。忽然税关复查处比邻吊脚楼人家窗口,露出一个年轻妇人簪发散乱的头颅,向河下人锐声叫将起来:我等你十天,你有良心,你就来......说着,嘭地一声把格子窗放下了。这时节眼睛一定已红了。”这样的对话与细节描写在《湘行散记》中随处可见。沈从文依据对事物的细节描写,完成对湘西社会人生的描写,形成他散文重要的艺术特色。散文小说化的细致描写,看似虚幻,实则是现实的。

  沈从文笔下的湘西,就好比一幅淡彩的水墨画,通篇文字如同浅水一样地流淌,润泽着读者的心灵。这些文字中更是包含了沈从文对湘西和湘西人们的爱。沈从文不是画家,也不是诗人,但他却天生具有画家和诗人的气质与慧眼,他通过《湘行散记》的创作完成了他心目中的湘西山水画和田园诗。将过去和当前对照,将现实与理想糅合,以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相结合的手法,展示给读者一个和谐的生命态势,一个看似孤独,然而却令人神往的湘西世界。

  读完《湘行散记》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联想到我也在船上从事过水手工作,也品尝过海上生活的甜酸苦辣,尽管我们是大船,他那时侯是小船,但所驶过的深度和背景不一样,也就是说小船小河流,大船大海洋,同样都会遇到狂风巨浪和急流险滩的考验。正是受到《湘行散记》的启发,因此我就开始执笔,历时一年之久,把我从事海上捕捞生涯十多年的点点滴滴,写出了一部长篇散文《水手手记》。

  《水手手记》完稿后,自己感到写得有些不尽人意,和沈从文的《湘行散记》相比还差距很多。尽管是不甚满意,但想到自己是新手,也不能对自己要求过高,只要以后多去读书,在文学上狠下功夫,就一定能够写出让读者满意的作品来。想到这里,自己心里也就有些释然了。

  看来多读书,多写作,是踏向文学巅峰的唯一途径。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正是读书人的最高境界。

责任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烟台文艺网版权所有

网站ICP备案号:鲁ICP备14029599号|网站简介 |网站地址|法律声明|技术支持:淼盾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