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艺作品 > 民间文艺 正文

黄胜:《大眼的眼泪》

2015-12-11 13:20

  大 雁 的 眼 泪

  作者:黄胜

第十二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获奖作品

  死活都没有

  大雁岛位于黄海之畔,风景秀丽。

  周末早晨,大海地产的老总刘大海亲自开车拉着建委的林主任一家,来到朝阳码头后,下车登船,前往大雁岛。

  上了岛,刘大海直接带林主任一家来到大雁酒楼。老板刘二拐见是刘总到了,忙迎上来,问中午吃点什么。刘总抬起右臂,翅膀一样扑闪了几下,问有吗?

  二拐马上就明白了,说有、有,要是没有大雁,也不敢叫大雁酒楼啊。

  刘大海问:是活的吗?带我去看看。

  二拐便带着他来到后院。只见墙角摆放着一排笼子,养着鸡鸭,其中一个笼子里果然有三只活大雁,大雁见到生人,却并不如何惊惶。

  刘大海就从鼻孔哼了一声,二拐,你是不是忘了我也是大雁岛的人?

  二拐佯装不懂,陪着笑问:没有啊,怎么了?

  刘大海怒道:那你怎么还用养殖的雁来糊弄我?

  二拐不敢再装糊涂,大海,不是我糊弄你,现在风声紧,警察经常上岛检查,发现经营野鸟处罚很重的。

  刘大海笑:你少给我装纯洁,跟守法公民似的,你还怕处罚吗?

  二拐苦着脸道不怕是不怕,但风声太紧,真的搞不到野雁了。护鸟队经常上山巡逻,发现鸟网就毁掉,抓住捕鸟的人就拘留,这不,都十几天没人来送货了。

  刘大海见状,只好退而求其次,说活的没有,你冰柜里不能没有存货吧?

  二拐摇头,说上礼拜就没了,现在雁毛都没有一根。

  刘大海急了,说那你给我快想办法,我今天请的林主任可是贵客,人家是专程过来吃野雁的。

  二拐摇头说没别的办法,只能用养殖雁顶替了。

  刘大海瞪了他一眼,说不行,林主任可是美食家,嘴很刁,他三年前曾跟我来吃过一次大雁肉,肯定能吃出真假来。他加重语气:二拐。我跟你实说了吧,我正在争取一个大项目,现在八字已经有一撇了,就剩林主任点头了。所以今天这顿饭很关键,只要让他满意了,他就会在合同上签字,要是不满意,这事还难讲。

  二拐的脑袋像是拨浪鼓,摇个不停,大海哥,我知道你的事要紧,但现在真的没有办法搞到野雁,死活都没有,别说野雁了,连野鸭、斑鸠都没有。

  刘大海脸一沉,二拐,你是不是想漫天要价啊?这样吧,只要你搞到,我出高价,一只一千,不,两千,怎么样?

  二拐叫屈你可别冤枉我,你就是出一万我也搞不到啊。要是你能搞得到,哪怕是天鹅,今天我也给敢你做。

  刘大海见状,知道二拐不是说谎,只好作罢,悻悻地说:连你都搞不到,我到哪里去搞?算了,我还是到别的店看看吧。

  二拐说你还是别白跑腿了,我这里没有,别家就更没有了。说到这里,他眼睛突然一亮,说:大海,要不你去找你爹想想办法去?只要他点头,今天上山现逮都来得及。

  刘大海一怔,我爹?

  二拐说对,现在,也只有他有办法了。

  刘大海摇头,不行,我今天回来都没敢告诉他。他肯定不会帮我的。

  二拐说那可不一定,你好好求求他,儿子的事,事关重大,他当老子的总不会不管吧?

  这时候,林主任也走进后院,问刘大海:刘总,有货吗?

  二拐背过身,偷偷冲刘大海挤眉弄眼,示意他用养殖雁替代。

  刘大海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敢撒谎,说这里暂时没有,我另外想办法。

  林主任点点头,目光一扫笼子里的几只大雁,说这几只一看就是养殖雁,不怕人,还这么肥,口感肯定差多了。

  二拐看了刘大海一眼,吐吐舌头,低声说:果然是行家啊。

  得来全不费功夫

  刘大海安排人陪同林主任一家去岛上几个景点游玩,随后,就回家去找老爹。

  不过,他也没抱多大希望,让老爹去捕大雁,肯定是自讨没趣。但事到如今,只能试试了。

  大雁岛因大雁而得名。岛上有座山,叫浮山,每年秋季,北方的大雁等候鸟南飞过冬时,常常把大雁岛作为途中休憩的驿站,据岛上的老人讲,当年,大雁多的时候,浮山上经常落得密密麻麻。不过,因捕杀过度,如今早已不见当年盛况。

  当年还没有禁枪,岛上居民有猎枪的不在少数,有时候没等大雁落地,就一枪轰过去,铁砂成扇形喷射出去,命中率极高。

  禁枪后,大雁极聪明,警觉性非常高,抓捕就成了高难度的活儿。岛上上千居民中,刘大海的老爹刘三德是捕鸟高手,他自小喜欢抓鸟玩,长大后,更是以捕鸟为乐,别人猎鸟用枪,刘三德却从不用枪,小时候靠弹弓,长大后靠网。只要他在山坡上挂上一张网,就有本事让鸟儿自投罗网,从不落空。禁枪后,许多人也跟着他学,买来网具上山网鸟。当年猎鸟最猖狂的时候,浮山山坡上挂着的鸟网密密麻麻,都连成了片,如同天罗地网,经过的鸟儿无论大小,除非不落下,只要你落下,总有一张网在等着,让你有翅也难飞。所以这种网,又称绝户网。

  如此滥捕滥杀,到了后来,大雁等鸟儿就学了乖,南来的北往的,都不敢再往岛上落,导致大雁岛徒有其名,基本看不到大雁了。幸好后来国家出台法规,大雁成了保护动物,捕杀违法,滥捕之风才刹住。慢慢地,才重新有大雁落到岛上。

  不过,近些年随着大雁岛的旅游开发,上岛的游客日多,岛上忽然就多了多家野味饭店,以飞禽走兽来招徕顾客,大雁、野鸭等成了盘中美餐,一只野生大雁,可以卖到数百元,做成菜,甚至能卖到上千元。有买卖就会有杀戮,于是,就又有人盯上了大雁,偷偷摸摸猎捕。

  而当年的捕鸟高手刘三德,也就是刘大海的老爹,自禁捕后就金盆洗手,不但发誓永不猎鸟,还成了护鸟的积极分子,有空就义务上山巡逻,发现捕鸟网就捣毁,遇到捕鸟人就劝阻。

  他,能为自己重新出山吗?

  刘大海一路盘算着,很快就到了家门前,推开门,看到老爹正在院子里喂笼子里的画眉。刘三德见到儿子突然回来,先是高兴,随即沉下脸,问道:怎么?你又带人来吃大雁肉?

  刘大海有些尴尬,老爹说的没错,这些年,吃野生大雁肉成了刘大海结交朋友、联络感情的杀手锏之一,他十次回大雁岛,其中有九次是带人来吃大雁肉,剩下那一次,还是来买大雁肉的。当然,无论是捕大雁,卖大雁,还是吃大雁,都是违法的,但参与的人心照不宣,对外都说是养殖的大雁,以遮人耳目。但是瞒不过刘三德,所以他称儿子为大雁杀手,每回回岛,必定有大雁要遭殃。以往刘大海也不含糊,反而讥讽老爹,说我杀的再多,在你这老派杀手面前也相形见绌。刘三德立马就哑口无言,是啊,以前自己祸害过多少只大雁,只怕数都数不清。

  但今天,刘大海没有反唇相讥,讨好地问:爹,我是你亲儿子吧?

  刘三德一怔,你小子居然怀疑自己的身世了?这得问你妈去。回身就叫,老伴——你儿子问他是不是我亲生的……”

  刘大海哭笑不得,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要是你亲儿子,今天你无论如何要帮我一个忙。

  刘三德哼一声:你想干什么?

  刘大海小心地说:爹,你今天一定帮我逮一只大雁,我指着它救命了。

  刘三德一听,立即吹胡子瞪眼,伸手一指大门:滚!给我马上滚!

  刘大海还想再说,刘三德已经在低头四处寻找趁手的武器了,幸好大海的老娘从屋里及时出来,责怪说:你这是干什么?大海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你还想揍孩子呀!

  刘大海躲到老娘身后,央求道:妈,你快救我,让我爹给我逮只大雁吧。

  老娘冲刘大海一使眼色,说你爹就这脾气,求他也没用,你赶快走吧。说着,就把儿子推到了院门外。刘大海说:妈,我不能这样回去,今天要是不弄只野生的大雁,我那生意……肯定就黄了。

  还是老娘心疼儿子,她回头冲院子里看了看,低声说别着急,你先到你三叔家里等我一阵儿,我保证送你一只雁。

  刘大海又惊又喜,不相信地问:妈,你是说真的?你从哪儿去弄只大雁啊?

  老娘说你还不知道,上个星期,你爹上山从一面网上救下一只受伤的雁,现在正藏在咱家西屋养伤呢,虽说小了点儿,但绝对是野生的。

  刘大海大喜,心说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天助我也。

  父子交易

  当下,刘大海按照老娘的嘱咐,去三叔家等着。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正心焦呢,老娘到了,手里提着一个袋子。打开一看,果然是一只野生大雁,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直转,满是惊惶。不过,看身形,是一只幼雁,的确是小了点儿。

  刘大海赶紧带着大雁回到酒店,老板二拐看了看货,虽遗憾稍小了些,肉质太过细嫩,但总比养殖雁强,当即带到后院,收拾家什,准备宰杀,不料还没动手,就听到前面一阵吵嚷,却是刘三德到了。

  原来刘三德见老伴鬼鬼祟祟,心中起疑,赶紧去西屋查看,大雁果然不见了,立马就追到了大雁酒店。

  刘大海见老爹闯进来,慌忙起身上前拦阻,盼能拖延几分钟,届时后院二拐就已经宰杀完毕,生米煮成熟饭。但刘三德已知其意,一把推开儿子,直奔后院,还好二拐尚未动手,刘三德抢步上前,劈手夺过大雁,抱在怀里,转身就走。

  刘大海见状知道已无希望,只怕自己的生意也没希望了,心中焦急。俗话说急中生智,他脑子一动,突然就生出一个主意,快步追上去拦住老爹,说:爹,我和你做个交易。

  刘三德脚步不停,怒声呵斥:给我让开!

  刘大海说:爹,你要是肯把这只大雁交给我,帮我让林主任在合同上签上字,我答应你,我立刻就出资在浮山建一个野生鸟类保护区,聘请专人管理,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人捕鸟了。

  刘三德立刻就站住了,要知道,建一个野生鸟类保护区是他近年来的一个愿望,唯一的问题就是缺钱,他曾多次跟儿子提过都被拒绝,没想到儿子今天主动提出来,这一招正中他的穴位,让他难以拒绝。

  他半信半疑地看着儿子:你说话当真。

  刘大海说:我骗别人还能骗你吗?其实,我也明白应该保护鸟类,支持你建一个保护区,可我手头也紧张啊。爹,只要你帮我做成这笔生意,我愿意资助你二百万。

  二百万啊!刘三德心想,如果建立起保护区,以后不再有捕杀,用一只大雁的命换来上千上万只同类的命,这牺牲也值得啊。想到这里,他一咬牙,正想把怀里的大雁交给儿子,却看到大雁那惊恐的眼神,不由犹豫起来:这只雁也太小了,如果是人,这还是个孩子呀。

  他犹豫了片刻,终究抵不过建立保护区的诱惑,心念一转,有了主意,说:大海,这只雁太小了,我不忍心。这样吧,我这就上山为你另抓一只。

  大海一听,心说我正怕林主任嫌弃这只呢,自然同意:走,我跟你一起上山。

  落单大雁不哀鸣

  当下,刘三德怀里抱着幼雁,和儿子一起爬上了浮山。

  爬到半山坡,恰遇林主任等人正在下山,听说要去捕大雁,林主任也有了兴趣,一定要跟着去见识见识。刘三德说大雁很警觉,看到有人是不会落下的。但林主任坚持要跟着,刘三德只好同意,说你们都跟在我后面,千万都不要出声。

  在浮山南侧,山脚有一个小水塘,那就是大雁经常落下喝水的地方了。几个人爬到山顶,远远看下去,水塘边正好有两只大雁在嬉水。

  众人小心翼翼地下山,向水塘靠近。不过,距离一百多米时,还是被警觉的大雁听到了动静,立刻升空,鸣叫着在他们的头上掠过,落到了远处。

  林主任大是遗憾,糟糕,都飞了。

  刘三德面无表情,转头看了看周围环境,让刘大海带林主任等人到远处树丛中躲起来,然后,他将在路上随手捡到的一张废旧鸟网整理了一下,挂在了两棵大树之间。

  林主任等人远远看着,心中纳闷:就这张破网,能抓到大雁吗?凭什么让它们往网上飞啊?

  却见刘三德抱着幼雁躲在破网后面的草丛里,停了约莫几分钟,草丛里突然传出一声又一声雁鸣声:咿呀——咿呀——

  草丛里有大雁?刘大海和林主任对看一眼,都想到了,一定是刘三德在学大雁鸣叫,呼唤同伴。

  很快,空中传来几声雁鸣,两只大雁在空中盘旋一圈后,却又振翅飞走,落在了远处。

  草丛中的刘三德继续鸣叫,那两只大雁却再不肯回来。

  刘大海对林主任说,大雁的警惕性很高,一定是刚才发现了破绽,不会再上当了。

  他正想走出藏身处,却见刘三德从草丛里伸出手,冲这边摆了摆,示意不要动。

  接着,那只小雁从草丛里走出来,张着嘴巴一声接声鸣叫,虽然它翅膀上的伤仍没好,飞不起来,但却并不走远,只在网前转悠。距离远看不清楚,但刘大海猜到可能是被老爹用细绳拴在了它的腿上。

  片刻后,空中传来雁鸣,那两只大雁重新回来了,在空中盘旋两圈后,俯冲而下。

  刘大海等人大喜,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

  小雁冲大雁一声声叫着,一只大雁回应着,振翅冲它飞过去,正好撞在了网上,立刻被网线缠住,大雁拼命挣扎,然而越挣扎缠得越紧。

  刘三德不慌不忙地显身,走过去将网一兜,把大雁缠在中间,另一只大雁腾空而起,然而,却并不飞走,在空中盘旋着,一声声凄厉地叫着。

  那只幼雁的叫声也凄厉起来。

  刘大海等人跑过来围观网里的大雁,只见它眼里满是惊恐,却一声不发。林主任的女儿好奇地问:它怎么不叫了呢?

  刘三德淡淡地说:有句话叫做大雁落单不悲鸣,大雁是有灵性的,它被人抓住后,一般很少叫。

  小姑娘更好奇了,为什么呀?

  因为它怕同伴听到会来救它,也被人给抓住呀。其实刚才我学雁叫的时候,这只大雁肯定已经察觉到危险了。

  那它为什么还要落下来?

  为了这只小雁呗,即便有危险,它们也不会舍弃同伴的。

  小姑娘脸上有了不忍的神色,她看着网里的大雁,突然喊道:爸爸,快看,它哭了!果然,大雁的眼睛里水蒙蒙的,目光凄凉,像是在哭。

  小姑娘的眼睛里慢慢也有了泪水。

  大家开始返程,空中的那只大雁哀鸣着,向下俯冲数次,终究不敢落下,却又不肯放弃,在空中盘旋往复,叫声越来越凄厉。

  林主任的女儿突然捂住了耳朵,停下脚步,冲爸爸央求道:爸爸,我不想吃大雁肉了,咱们放了这只大雁好不好?

  林主任看看刘大海,又看看刘三德,感慨地说:真没想到大雁也这么重感情。大叔,要不,咱们放了它吧。

  刘三德心中一喜,说:这事你说了算,这只大雁是为你抓的。

  刘大海劝阻道:林主任,好不容易才抓到,要是放了,你可就吃不到野生的大雁肉了。

  林主任摆摆手,现在就是有盘大雁肉摆在面前,只怕我也吃不进了,还是放了吧。

  刘三德早已手脚麻利地解开网线。大雁重获自由,振翅飞起,与空中的那只大雁汇合,两雁在空中盘旋、亲热,叫声欢快、喜悦。

  地上的那只幼雁也跟着鸣叫起来。

  刘三德抱起它,抚摸着羽毛,笑道:你别着急,等伤好了,也放你走。

  傍晚,刘大海和林主任一家坐游艇离岛,虽然林主任一家看起来挺高兴的,但刘大海心中忐忑,担心合同的事黄了。他抱歉地对林主任说:林主任,实在不好意思,让您白跑了一趟,没吃上大雁肉。

  林主任笑道:没白来呀,我觉得今天收获挺大的,玩得也很开心。谢谢你啊。

  ……那份合同……您看?

  林主任摆摆手,合同没问题。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

  刘大海高兴地说:什么条件?您尽管说。

  林主任说:等过两年,我还要再来大雁岛。

  刘大海心里一松,立刻保证:下次一定让您吃上野生大雁肉。

  林主任摇头,说:下回来,我可不是吃大雁的,而是看大雁。

  刘大海一怔。

  林主任接着说:我听你父亲说了,只要他帮你让我在合同上签字,你就答应出钱建一个大雁保护区,我是看你父亲的面子才签字的,所以希望你说到做到。你记住,下次来,我是要去保护区看大雁的,你别让我失望啊。

  刘大海心中一热,发誓一样说,林主任,下次来,我保证会让您看到成群成队的大雁。

责任编辑:文联编辑部


相关新闻
烟台文艺网版权所有

网站ICP备案号:鲁ICP备14029599号|网站简介 |网站地址|法律声明|技术支持:淼盾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