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您当前的位置 :烟台文艺网 > 文艺名家 > 专栏文章 正文

胸藏正气 笔意苍莽

作者:烟台文艺网 更新时间:2014-12-05 14:51

  胸藏正气 笔意苍莽

  ——刘鸿田其人其书

  万 叶

  我曾经到过名山无数,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是南岳衡山。其山苍莽冠绝神州,雄浑独步华夏,壮阔包容天地。也难怪古代两位名相李泌、张居正独钟此山。我认为著名书法家刘鸿田的书法作品特征与南岳堪有一比。细品鸿田的书法作品,令人砰然心动,其书处处洋溢着正大雄阔气象,苍莽雄浑,阔大朴茂,更加奇伟跌宕,犹如绵绵南岳,景象万千,精彩之笔如叠峰堆浪,势难穷尽。

  出生于栖霞、成长于军旅、成名于烟台的书法家刘鸿田在书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仅因为他的书法造诣极高,更因为他的为人处世颇具高古之风。接触过鸿田的人无不印象深刻:其人相貌奇伟,眉似卧蚕、目如炬电,相学认为这是爽直正气的面相。观鸿田的为人处事,当知此说不悖。鸿田是个做人与做事与习书高度一致的人,他的身上没有人格分裂,做人正大光明,故而其书气局宏大。性格决定风格,人品决定书品,正所谓书中有人、人中有书、人书合一,从刘鸿田身上我们得到了验证。

  鸿田从学校踏入社会的经历并不复杂,始而军旅,继而公安,加起来就是半辈子了。这两个行当倒也与他的个性吻合。从上世纪70年代末正式涉足书法艺术,算来已有将近40年了。鸿田除了完成一个军人和公安战士所必须承担的工作任务外,把业余时间全部交给了书法,书法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2007年,鸿田从公安岗位上退下来,但局领导对他说“退休不退岗”。于是,鸿田又担负起公安文化建设的重担。由此,书法便由副业变成了他的主业。鸿田秉承着几十年养成的习惯,无论刮风下雨,无论节假日,每日夜以继昼研习不辍。他认为书法不是“练”出来的,而是“学”出来的。

  刘鸿田经常感叹:书法太难。对此,有人感到惊奇:“写个字有啥难的?” 的确,能写毛笔字的人很多,但能上升到书法的层面那可就难了!这不仅仅需要勤学苦练,还要具备天资,要有悟性,要有很高的文化、艺术乃至道德品质方面的修养。回想起来,刘鸿田感到自己书法的进步还真的是得益于上述几方面的条件与修养,得益于自己始终如一的固守与毅力。鸿田读书如饥似渴,几乎手不释卷,诸如古典哲学、古典文学、古典诗词以及天文地理历史等都多有涉猎。书读多了,见识自然也就高了,这不仅对修身养性有益,其实亦为“治书”之本源。尤其老子的阴阳平衡论,鸿田不仅深得其精妙,更在实践中运用自如。你看他的行草书浓淡相间、收放有度、方圆兼融、阴阳交合,倘若说这是一篇条分缕析的哲理论文或者是一曲激昂舒缓的交响乐亦未尝不可。鸿田创作一幅作品,如同“十月怀胎、一日分娩”一般,期间必经一番痛苦地“折腾”。他遵循意在笔先原则,直至胸有成竹,条件具备时才肯动笔;一旦进入创作,他又敢于突破成法,继而进入“无法即为法”的境界。他不但重视“线条”的质量与气势,尤重“点画”的生动、形象、力度与传神。因此,观赏刘鸿田的书法,给人的感觉是—既大气磅礴又耐人寻味。

  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书法评审委员会主任刘艺经常对埠外书界人士感叹:烟台有个刘鸿田啊!爱慕之情溢于言表。国内书法前辈权希军老先生对鸿田的书法更是欣赏,说“鸿田书法的气势,全国没几人能写得出来”!老先生还特意从北京捎来自己的一幅书法作品与鸿田的作品作交换,一时被“圈内”人士传为美谈。当鸿田的书法在国内炙手可热,其名字如日中天时,他没有自我膨胀,表现的还是那样低调。熟悉鸿田的人都说“鸿田没变啊”!其实低调是一种智慧,可惜很多人不懂这个道理。

  鸿田善于从天地万物中吸取精华,“远取诸物,近取诸身”,然后融于书法创作中。无论登高望远还是观海听涛皆能有所领悟。书法与绘画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鸿田书法中有起有伏,有峰有谷,有时波平如镜,有时浪涛奔涌,其意境与绘画并无二致,二者皆拜大自然所赐。鸿田于音乐、文学、文艺修养都很高,且拉得一手专业水准的京胡、二胡和坠琴,为部队的军旅文化建设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1976年,其创作的小戏曲《心愿》,还代表福州军区歌舞团参加了总政在南京举行的全军文艺汇演。由此还被部队记三等功一次。这些宝贵的资历与修养,为鸿田开发自己的“心源”、从而使其书法创作水平不断提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文化支用。

  鸿田自踏入书道以来,和别人走过的路并无二致,都是以传统培育根基,渊源有自,但尤重心源。他对自己的追求始终如一,令人敬佩,即便是在当今各种流行书风扑面而来,他也没有“乱花迷人眼”,从未轻易转换书风、随波逐流。这并非是他书法趣味的自恋,而是缘于他内心对书法价值的信仰,鸿田无疑称得上是一个书法道德理想主义者。不同的是他并不怕当“书奴”,用他的话说“不先当‘书奴’,就‘奴’不了书”。他尤其善于从经典中寻觅自己的性格语言,来建造、充盈、完善自己的书法王国。二王的潇洒、颜真卿的沉着、怀素的痛快、米芾的诡异、王铎的汪洋、陈淳的恣性.....,他都心领神会,化成自己的营养。书法史中的大家没有一个不善于写行草书的。因此,行草书也成为鸿田的主攻方向。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行草书终于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学古人也不能忽视今人。鸿田有幸成为欧阳中石和孙其峰先生的门生。在书法前辈们的言传身教、悉心指导下,鸿田的书法突飞猛进!一个真正具有自我鲜明风格的书家脱颖而出。2006年1月,鸿田便被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聘为教授,成为书法指导老师。

  从一个书法爱好者到在书坛上有一定影响的书法家,鸿田走过了近半个世纪的岁月。如果可以用参展获奖来表明鸿田的艺术成就,那么到今天我们可以列出一长串的名单。他的作品曾80余次入选和被特邀全国各项展览,并获第七届全国展“全国奖”、六届中青展“提名奖”、首届行草书大展“能品奖”、首届扇面书法艺术大展二等奖、文化部第十二届群星奖和公安部书画篆刻大赛一等奖及山东省第三届书法篆刻展一等奖。他被评为山东省首届“德艺双馨”会员、烟台市第八批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在已揭晓的“中国艺术市场年度书法家排行榜”上,连续三届(2005-2006、2007-2008、2009—2010)当选“中国最具影响力百位书法家”和“中国最具升值潜质百位书法家”,并出版有《当代著名书画家精选—刘鸿田卷》。如果用头衔来衡量一个人的地位,那鸿田的头衔也不少:他现为中国书协会员,中国书协创作委员会委员,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教授,山东书协理事,烟台书协名誉主席等等。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是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鸿田对苏东坡的这首诗颇为激赏!他将自己的书斋命名为“雪泥斋”应该大有深意。其实他并不看重自己以往的成就,更不沾沾自喜于入选、获奖和所谓的各种头衔,他常说,我既然选择了书法,那就让书法作品去说话吧,至于什么地位啊名利啊对我来说如同浮云。中国传统的道德观念已经深深的植根于他的内心,他始终不渝奉行的是“无愧心、无悔言、无耻行”的做人原则,并将“傲不可长、欲不可纵、志不可满、乐不可极”与“谦逊低调、永不停息,物竟天择、随遇而安”作为自己的终生座右铭。在物欲横流、信仰缺失的当今社会,刘鸿田不愧为一个真正的智者。

  (本文作者系烟台电视台精品部主任) 2012.5。16

责任编辑:文艺网编辑部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