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品读经典 > 国学新闻 正文

刘宜庆:曲学大师吴梅藏书记

2018-06-26 11:18:58  来源: 中华读书报 中国青年网

  《霜崖曲录》

  吴梅

  吴梅,被誉为“近代著、度、演、藏各色俱全之曲学大师”,自十几岁起就致力搜求戏曲典籍,积数十年艰辛,收藏曲籍多善本和孤本,成为全国首屈一指的藏曲大家。

  1909年,26岁的吴梅,离开家乡苏州,奔赴开封,任河道曹载安的幕僚。这一年在开封的经历,成为吴梅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此前,他担任过东吴大学堂助教。开封游历之后,吴梅下定决心,进行曲学的研究。一生研究戏剧,矢志不渝,自开封始。致力搜求购藏曲学书籍,亦自开封始。

  住在清幽的葵园,在开封任幕僚,工作清闲,而薪酬颇丰。有充足的时间,吴梅游历开封的名胜古迹。窃符救赵的夷门,渺不可知的遗迹吹台,唐代赦建的大相国寺,宋金建造的铁塔,都留下了吴梅游览的足迹。“山川荡胸怀,文字或增益。”他登临古迹,写诗怀古。

  吴梅多次经过金梁桥,这是明代藩王周宪王府第旧址。周宪王是朱元璋之孙朱有燉,袭封周王爵,一生多数时间居于开封,直到薨殁。贵为皇室之胄,周宪王精通音律,喜欢杂剧,创作了多部杂剧,并参与演出。因为王室剧作家朱有燉的戏曲活动,开封成为戏曲演出的圣殿。“中山孺子倚新妆,郑女燕姬独擅场。齐唱宪王春乐府,金梁桥外月如霜。”这是明代文学家李梦阳的诗歌《汴京元夕》,描写开封演出明代周宪王杂剧的盛况。

  伫立在金梁桥,繁华之城,经历千年不凋,而管弦之繁复、戏曲之源流,如同桥下的流水,从历史中流淌到吴梅的脚下。他凭栏遥想周宪王的风流余韵,他坚定了此生研究戏曲的志向。被人视为“小道”的戏曲,尊贵如藩王周宪王者尚能痴迷为之,何况一介寒儒呢!后来,吴梅在《〈霜崖三剧〉自序》中回忆这次开封之行对他的影响:“居数年游梁,过金梁桥,缅想周宪王流风余韵,往往低回不能去,而诚斋乐府,是时犹未见也。归吴后,节衣食以购图书,力所能举,皆置箧衍;词曲诸籍,亦粲然粗具,于是益肆力于南北词。”

  吴梅后来成为国民享誉文林的曲学大师,后人如此评价他:“于藏弆、于镌刻、于考订、于制作、于歌唱、于吹奏、于扮演,几乎无一不精;于文辞、于音律、于家数、于源流、于掌故、于著录、于论评,又几乎无一不专。究盖集众长于一身,怀绝学以终世,天下一人而已。”

  书香雅韵岁月长,我们不妨看看吴梅的藏书盛况。

  1917年,吴梅以一本研究曲学的专著《顾曲麈谈》被聘为北京大学教授,讲授戏曲。吴梅的藏书,在北京大学执教时,打下基础。

  出自寒门,吴梅幼年失怙,家道中落,一度将父亲的藏书换米。他的藏书基本上没有家传,全靠他多年积少成多的购藏。他嗜好昆曲,嗜好读书。即使为了买书弄得“饔餮不继,室人交谪”也在所不惜。在搜罗戏曲孤本上可谓苦心孤诣,他说:“余生寒俭,无意藏弆,而朋好中颇有嗜旧刊者,朝夕熏染,间亦储存一二。始则乾嘉校定诸本,继及前代珍密诸书。架上日丰,箧中日啬,饔餮不继,室人交谪,此境习以为常也。嗣后授徒北雍,闻见益广,琉璃厂、海王村、隆福寺街,几无日不游,游必满载后车。”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 张洁
相关新闻
活动荟萃丨更多
经典名著丨更多
《弟子规》 原名《训蒙文》,为清朝康熙年间秀才李毓秀所作。

古圣先贤丨更多
思想家孔子 孔子名丘,字仲尼,春秋末期鲁国陬邑人..

2002-2014胶东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