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经典传承 正文

肝儿颤的拜年

2016-02-24 08:46:43  来源:北京国学网

  拜年

  记得小的时候--那时是在20世纪的六十年代初期,逢年过节总要跟大人们去亲戚朋友家拜年,到我的父母长辈家里往往要提上一提点心,回想起来最多也就是2斤,一斤槽子糕、一斤“京八件”,用灰黄色的包装纸包成上下两包,最上面再盖上一张不大的“点心签儿”--印着红色图案的正方形装饰纸,点心铺里包装用的纸绳儿半吊在柜台上方的半空中,售货员打包时,点心包儿在他的手里转动,系好扣把绳子一扭、一扽,算是齐活。这印象至今还十分深刻地印在记忆中。至于到同事、朋友家里拜年,我的印象是从来都是空手你来我往,既不留饭,也不送礼,更没有见了孩子就给压岁钱那么一说。只有清茶一杯、最多再嗑点葵花籽、吃一块儿奶油糖。春节时分能来寒舍看看我、或者给你拜个年,说明哥儿俩已经非常够交情,可以来日方长了,亲戚、朋友间相互都这样。所以那个时候过年时走动特别频繁,有时过节休息三天根本不着家,你来我往,有时真有些应接不暇。

  等到七十年代我上班的时候,朋友、同事间的拜年就简化了,往往有一人牵头,组织大家搞一次团拜,半个小时左右,见面相互问候一下,最多再开两句玩笑,然后各奔东西,也还算是人到礼(礼节)到。这时的团拜很显然是出于不得已,相比我小时的相互走动,情分上就差着一点了,可也还算是省时省力的节日项目。现在过年,绝大多数的人都猫在家里,用电话、短信、微信拜年、互致一些应景的扯淡,根本不敢照面,原因只有一条,那就是拜年的成本太高。春节的相互拜年、走动本来是很轻松、休闲的一件雅事,可是现在的世俗一定要买礼物,只要两手不空,最寒酸的礼物也要二百块钱,估计朋友家里有小孩,还要提前预备一个压岁红包,里面再少也得二百块钱,算下来这一家的拜年,拜出去平常一个礼拜一的日子花销。照这样子多走动几家,一般工薪阶层就会有点肝儿颤,抗不住劲了。所以都学灵了,在家里用嘴、用手指头心照不宣地对付着,这是彼此最经济的现代化拜年手段。

  平时很多人总在抱怨说,现在的人情薄了。其实人情还是那样薄厚,所不同的就是财薄了、礼厚了。在物质往还的面前,人情往往显得那么脆弱、那么荒唐、那么不堪一击。这种社会集体拜金现实的形成,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假如我们共同抵制和改造这种不良的社会风气,人情总还会一点一点地厚起来--当然,都降低用于送礼的购物数量,势必对充分拉动内需的国策相抵牾,都不送礼,也就都快下岗了,这对矛盾还是蛮尖锐的。

  我有一位交往了二十多年的日本朋友,他每次在春节前一个月里,总是寄来小礼物表示祝贺,有时是两袋儿日本小食品,更多的是两板日本产的巧克力,大概也就价值人民币二十几块钱的样子,加上空运邮寄费一共也就百十块钱。他的观念就是礼物标志着我们之间的友谊和思惦念,不解决此外的任何实质性问题。我回赠给他的也只是他们那儿很贵的一小包秋木耳、黄花菜或者一袋儿红葡萄干。我们二十多年的礼尚往来,彼此都觉得愉快而亲切,不沉重、也不累,礼物到了,心意也就到了。

  现在我们的生活都相对宽裕了,拜年甩出千八百块钱对于工薪阶层来说,固然不会伤筋动骨,但仍然还是有点揪心裂肺地疼,这点钱毕竟不是大风刮来的,谁都不容易。所以过节不穿换也好,闷在家里看看书、陪老家儿说说话,也挺不错。只是别拜年。

责任编辑: 张洁
活动荟萃丨更多
经典名著丨更多
《弟子规》 原名《训蒙文》,为清朝康熙年间秀才李毓秀所作。

古圣先贤丨更多
思想家孔子 孔子名丘,字仲尼,春秋末期鲁国陬邑人..

2002-2014胶东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不良信息举报